旭子tiptoekiss

-期年:

来自weibo@骑上扫帚去飞翔 太太

罗浮生寻亲记|巍澜

今天的快乐源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已取得授权,原文链接: https://m.weibo.cn/5246138286/4282667777806079
点不动见评论,太太是个有趣的太太,可以去关注一下

温暖之雪fly: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个四象八卦盘上突然风云突变,四柱全起,镇魂灯被移动到了最中间,赵云澜来不及反应,就觉得铭文倾泻而出,而自己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他,赵云澜猛地回过头去,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在他回头的瞬间,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凉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小雪的黑斗篷:

奶茶色的居老师9P
图源来自巴黎欧莱雅短片


昨天微博完全是过年,从早到晚不停的有新短片和预告发出来,被各式各样的居老师暴击到只会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现在的我已经要遗忘绘画技能了,觉得自己只会p图就可以了!

【镇魂/巍澜/虐沈巍】千粉福利斩魂刀(第七刀)

枪枪:

这一下直接疼得沈巍眼前一黑,他死死抿着唇才强忍住没让自己发出声音。那根受伤的神经牵扯得沈巍半边身子都有些发麻,幸好身后的邵擎及时冲上来把赵云澜接了过去。
邵擎托着赵云澜,听见他平缓的呼吸声,不免有些心虚。
“沈教授,军座……好像只是睡过去了。”说完见沈巍仍是刚才那个姿势靠在门边,“沈教授?”
沈巍抬起头,已是神色自若的模样:“你帮我把他弄到床上去吧。”
邵擎不知为何顿了一下,神情说不出得古怪。
沈巍低下头颇为无奈似的轻笑一声,抬起头来看向邵擎,温温和和却是一语中的:“他这个样子,我能把他怎么样?”
邵擎尴尬地笑了两声,把赵云澜弄到床上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沈巍家。
沈巍的右手本来就多有不便,被赵云澜一撞,这下基本成了摆设,他只是给赵云澜脱了件外衣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而后沈巍又去打了一盆水,一只手拧毛巾他之前倒是已经做顺手了。
沈巍俯身给赵云澜擦了擦脸,刚要起身就被这人拽住了手腕。赵云澜拉着沈巍的手向里侧一翻身,沈巍的右手又使不上力,于是重心不稳地整个人跌在了赵云澜身上。
赵云澜幽幽地睁开了眼睛,眼神连个焦点都找不到,沈巍就以这个怪异的姿势和赵云澜对视良久。
过了一会儿,赵云澜突然哑着嗓子低声开口道:“沈巍,别闹了,我困啊……”这责怪的话怎么听都透着股子委屈。
明明是他把人拽倒,自己反倒成了故意扰人清梦的那个,沈巍觉得一阵好笑,却用着哄孩子的语气安慰道:“好,对不起,我不吵你,你睡吧。”
赵云澜这才满意地重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发出了熟睡的轻鼾。
连沈巍自己都没发现,邵擎走后,他嘴角便一直挂着笑。
沈巍小心翼翼地从赵云澜身上撑起来,蓦地忍不住几声闷咳,他生怕把人吵醒,紧紧把拳头抵在了唇上,肺腑里的刺痛感却变本加厉,咳意也越发汹涌,沈巍干脆去了屋外。
沈巍一直坐在板凳上注意着床上人的动静,不知不觉就趴在床边睡了过去。半夜,赵云澜迷迷糊糊地开口叫渴,沈巍起身却觉得一阵头重脚轻,及时扶住了床沿才没让自己跌到地上。
其实沈巍的病一直没好利索,刚才身上的汗干了又湿,他又不怕死地到外面晃了一会儿,病情不加重才有鬼。
所以第二天早上赵云澜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身侧沈巍烧得通红的睡脸。赵云澜花了几秒钟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想来这人准是强撑着不适照看了自己一夜。
赵云澜叹了口气,不自觉便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看得重一些……”
“嗯……”沈巍皱着眉头睁开眼睛,一边揉着自己的胀痛的眉心撑起身子一边下意识问道,“你说什么?是要水吗?”
赵云澜猛得从沈巍背后把人抱了起来,沈巍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躺倒在了床上。
赵云澜拽过棉被把人裹起来,沈巍还要张口说什么却被赵云澜捂住了嘴巴。
“别说话,睡觉。”赵云澜看着沈巍烧得通红的眼睛,朦胧的眼神里满是无辜,胸腔一颤一颤的,自己捂住了他的嘴,低咳声便从他的鼻子里跑出来,赵云澜心里一软,才发觉自己刚才的话似乎有些训斥的意味,于是语气不自觉跟着软了下来,“你发烧了,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我在这儿看着你。”
沈巍烧得有些迷糊,困倦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便听话地阖上了眼皮。
沈巍是被满屋子的药味儿给熏醒的,睁开眼睛见身旁没有人,想开口叫赵云澜,却发现喉咙疼得厉害。
“醒了?正好药煎好了。”赵云澜走过来把药碗放到一边,把沈巍扶起来,“嗓子疼不疼?”
沈巍烧得思维都慢了半拍,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诧异表情看着赵云澜。
“你睡着觉都一直在咳。”赵云澜心疼地用手背蹭掉了沈巍鬓角的冷汗。
生着病的沈巍眼神动作都有些发懵,赵云澜喂他喝药,沈巍被苦得脸都皱在一起,还是乖乖咽了下去,然后张着嘴巴等着赵云澜把第二勺送到嘴边。
赵云澜又好气又好笑:“你早这么听话就不用受这份罪了。”
赵云澜把沈巍安抚着睡下不久,沈巍又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赵云澜关切地问。
沈巍的眉心紧紧揪在一起,左手指指右手:“疼……”
虽然沈巍没能发出声音,但仅仅是一个口型便足以让赵云澜的呼吸一滞。
在赵云澜面前,沈巍终于不再只是冷冰冰硬邦邦地隐忍逞强,尽管那话是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说出来的,却足以成为赵云澜莫大的宽慰。
赵云澜把手附上沈巍的手腕,一下一下轻轻地揉捏按摩,按了一会儿才发现那上面有一道青紫色的痕迹,他神思一晃便记起了自己昨天在门口做的好事。
“我嘴上说着要对你好,怎么净做些雪上加霜的事……”
赵云澜自责地低声念叨,以为只有自己能听见,却突然感觉头顶一热。赵云澜抬起头,沈巍的手便从他的脑袋上滑了下来。
沈巍的眼底满是纯然又温柔的笑意,赵云澜看见他用口型跟他说:“没事,我不怪你。”
沈巍是在第三天早上彻底清醒的,他出了太多汗,浑身冷汗涔涔的,里衣也都不适地贴在皮肤上。沈巍见一旁赵云澜还在睡,便兀自下了床去烧水。
水汽很快氤氲了这间巴掌大的屋子,沈巍用小木桶往大木桶里倒着睡,却因为右手的伤,一个没抓稳,小木桶便脱手砸进了大木桶的水里。
赵云澜被吓醒,蹭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便看见沈巍满身是水地站在厨房门口,神情窘迫又透着几分苦涩。
“你过来帮帮我吧。”
赵云澜这一帮,直接帮到人脱了外衣还不肯走。
“剩下的我自己可以了,你出去吧。”
“我帮你吧!”
“不用。”
“你手不方便。”
沈巍决绝地摇了摇头,帮赵云澜撩开了帘子。
赵云澜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个板凳。此时沈巍已经裸着身子坐进了木桶里,赵云澜毫无眼色地把板凳放到了沈巍背后,一屁股坐了上去,一边撩袖子一边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说:“你自己洗太慢,一会儿水凉了你又该生病了。”说着无比自觉地抓来一条毛巾,开始一丝不苟地往沈巍背上撩水。
就算是之前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为对方做过这种事。虽然该看的地方早就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光着身子,沈巍还是说不出得别扭。
赵云澜一下一下撩着水,感觉到手下的肌肉却越发得紧绷,他眼看着一点红从沈巍的耳根开始窜遍了全身,嘴角的笑意收都收不住。
沈巍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转过身子,直直地盯着赵云澜的眼睛,要怒不怒,似笑非笑,神色不明的样子,却看得赵云澜一哆嗦。赵云澜记得这个表情,以前他不要脸地撩拨他,他恼羞成怒将自己吃干抹净得渣都不剩之前,就是这个表情。
“啊哈哈……”赵云澜心虚地干笑两声,赶紧扳着人肩膀把沈巍的身子专了回去。
赵云澜拿皂角搓出沫抹到沈巍的身上,再用水细细将泡沫冲净。屋内水汽散去,温度渐渐降下来,沈巍肩膀上细小的汗毛一根根立着,窗缝偶然漏进来一缕阳光。
赵云澜把头凑近那一片泛着浅浅金黄的汗毛,他的嗓音不自觉低沉下来,甚至有些含糊:“沈巍……你的汗毛……为什么是这个颜色……”念着念着赵云澜便把嘴唇贴了上去。
两个人均是一惊,却似乎没有人打算先退开。
这样近的距离,赵云澜的鼻尖满是沈巍的味道,耳边是沈巍颈侧跳动的脉搏,每一下都摄人心魄,却又带着让人安定下来的力量。
“赵云澜,我那天是骗你的。”沈巍的声音仍有些沙哑,却正好磨去了声音里原本的棱角,更显平静温润。
赵云澜正用嘴唇浅浅嘬着沈巍的肩膀,没反应过来沈巍话里的意思,只觉得耳边一阵麻痒,本能似的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嗯?”
“我的右手好不了了,它废了。”沈巍感觉到颈间的那颗脑袋一顿,没了动作,却还是不急不缓地接着说道,“阴天下雨的时候,疼得连字都写不了。赵云澜,它好不了。不止右手,我身体什么样,你也都看到了……”
沈巍听见耳边的呼吸声渐渐颤抖起来,他也停了好一会儿。
“除夕那天,你走以后我想了很久,我不再是个健全的人,我想我是不是不该成为你生命中的……不体面。可是我又舍不得你,舍不得你一辈子的喜怒悲欢生生便宜了别人。所以……还是决定问问你,你愿意跟一个残废……过一辈子吗?”沈巍的话音未落,赵云澜猛得一下狠狠咬上了沈巍的脖子,力气大到沈巍那处的肌肉一紧,呼吸都跟着滞住,沈巍抓在盆边的手指都有些泛白,他却皱着眉头,继续执拗地一字一顿道,“一辈子……为我端汤熬药,一辈子忍受我的残缺无能,一辈子忍受外人的冷眼和指点,一辈子……”
赵云澜突然抬手扳过了沈巍的头,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他让他疼到发疯的胡言乱语。
你是我赵云澜捧在心尖儿上的人,你怎么能那么作践自己,你怎么能……
赵云澜的眼泪沾湿了两个人脸,他不气也不怪,他只是痛,那个曾经在别人婚礼上都可以肆无忌惮的男人,因为他,再也回不来了……





(大概下章完结)

旅行精选:

刘顺儿妞:

#故宫·瑞鹿图# 第一期

9图

深宫见鹿🦌
盛夏,去紫禁城寻访小鹿的印记~

每每看到它们,总禁不住遥想,当年宫里的人儿是怎样轻摇小扇,赏鹿消夏~


微博:@刘顺儿妞

鹤二:

赵云澜:“沈巍,没事了,回来了。” (有6张图片,一定要看到后面呀~抱抱在后面)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沈巍致先生的信)

朔w月:

*一直在想万年之中的转世到底是何光景
*选了这个时期写了沈巍和昆仑的转世
*沈巍致先生的一封寄不出的信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





沈巍第一次能够面对面直视转世为人的昆仑,是在1936年人声鼎沸的大高台子前。





征兵传单是辗转了几个人才到沈巍手里的,从台子一路过来,灭了一片嘘声,传单是先生手写的,方挺规整,甚是好看。那日同样是无风无雨,黑压压的人群却平白让街上气温愈低。先生不紧不慢的在台上讲述,沉稳的语气终是平复了一窝子的不安和漠视。






沈巍还是在先生身后看到了家国万里。就如同万年前昆仑身后的大封。





当沈巍再次拿出这张传单时,没能压抑着得手直抖,纸张已然泛了黄,卷了边,还保留着当日转身离开后小心翼翼的折痕。字迹不同前几世的鸿鳦满纸,多了几分深思熟虑。见字如面,沈巍点了油灯,磨了墨。






展信佳:






有幸听闻先生的一番壮志,当日国人振奋,簇拥着先生,定有济世救国之大势,我虽站在后排与一群学生一起静静听着,也对先生起了敬仰之心。






先生虽然从未见过我,可我之后偶然又在一家客栈前见了先生。倭寇破国,生灵涂炭,实在将街上变成了死气光景,各地沦陷,饿殍遍地,那日阴雨连绵,先生在客栈门前遇到了一个丧亲的少年人,我看他手上脸上沾着血腥,在尸体上摸索求粮,先生还是牵了他的手,给了他一颗方糖。领了回去好生照顾。先生此举,让我一时之间想起了一位故人,他也曾在一片暴戾混沌中,给了一位被杀气包裹的不祥之人,一个信仰。





先生的那颗方糖我识得了,蜡纸包的印了昌运二字,我寻了好几家,总会找到了先生常去的那家店,我没有现钱,只能用玉石抵押,不过也不碍事,我的故人送了我天下名山大川,那山有灵,玉石易寻。老板人很好,答应等先生再去时,替我送先生一包糖。也祝先生一生昌运。





随后先生着了风寒,几日不见好转,我让守门的士兵捎给了你一壶酒,没有署名,那酒是我去昆仑山下取的,山中泉水所酿,不知先生是否尝了尝。先生眉眼俊俏,军装得体,谈吐大气,定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好将军。






先生练得一副好字,一日看到先生教那少年人识字,一举一动实在是与故人相似,而今看来,令我心中生羡。之后再见那少年人,果真不同于往日浑身的戾气,倒多了几分先生的样子。在先生身边,与先生一起四处奔走,替先生分忧。




倭党入国,家国生变,一时之间各地政府乱了方正,一面镇压民兵起义,一面又呼吁抵抗外敌,着实矛盾可笑。先生临危受命,1939年,先生带领第5军向南宁进发,不久昆仑关便起了硝烟,狼烟所累,流血漂橹,敌军轰炸,一整个团只剩了一百余人,先生立于高地,看着昆仑关遥遥万里,不知道前路到底是怎样的,先生却已经没了后路,只能背水一战,次日拂晓,终见分晓。





先生凯旋,回到府邸依旧是日夜操劳,捷报少传,噩耗遍地,那晚先生辗转难眠,在窗台旁点了烟,先生看着皎皎明月,想问天地为何偏偏要受此一遭,如今人间有如炼狱,杀戮,血腥,暴行,混沌,无处不在,上天破了一个窟窿,放了这些个恶鬼下来,烧杀抢掠。可惜,天地不应,到定了先生的心性——舍命护国,忠心不渝。





我的故人也曾遇过这般凶险,他也是这样在黑暗之中,以一己之力护了万世安宁。





1943年,先生又踏上了征途,此行凶险,先生不顾,少年人已经长大,陪伴着先生去了远方。




这封信终究是到不了先生手里了。





明月未没,黄沙漫天,我看到先生身后的枪林弹雨,身前却护着那个少年人,先生你扯下肩上的勋章,戴在了少年胸前,用满身的鲜血换了少年一个乱世之中的未来。天地可鉴,先生浮舟沧海,立马昆仑。





先生,能在此生这一轮回有幸遇见你,万年不悔,马上又是一个轮回,先生,我见过最迷人的芳草生于兰泽,最挺拔的剑松立于高山,有如太阿之剑有不渝之操,千年以来,先生一直以国为国,以天下为天下。花鸟鱼虫,亦或是人,都有我那位故人的模样。


        




                                                               巍笔









墨已干涸,笔已无锋,久不见的光亮透过窗户纸的罅隙而来。沈巍抬头,天已大亮。



沈巍独自一人见过了昆仑无数次的生老病死,却始终不能走上前去,道一声故人。




信纸很薄,沈巍停笔又看了一遍信,仔细叠好,拿在手里摩挲,又横了心,将信纸点了煤油灯芯,化了灰烬。



第几世了?记不清了,街道上还是大多阴沉,沈巍看到那少年人站在光处,身后不仅有家国万里,还有昆仑大封。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不论多少轮回,你依旧是这个模样。




多年之后再见那少年人,风华正茂,方年十八正的路,不枉先生当日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