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子tiptoekiss

【那年•归途】-琅琊榜续文(68)【连载】

💘Vivi💤:

近几日的战报愈发的多了起来,北境军上至将帅,下至兵卒,无不擦掌磨拳,憋着一口气要给大渝军马一个好看。
“以大渝的行军速度,明日午时后便会兵临城下,大战在即,还请诸位同心协力,共抗外辱。今日各位回去后,清点本部兵马,战时需依令行事,有擅改军令者,军法处置。酉时,将军府议事厅我们最后一次商议,若无变动,明日卯时正刻蒙统帅沙场点兵,可记下了?”梅长苏声音沉稳,就仿佛是一颗定心丸一般,让众人均觉心安异常,似乎只要他在,就算是事情难破了天去,也可无忧。
诸将令命后分头行事,蒙挚也着手勘验点兵事宜。梅长苏在飞流的陪同下缓步回到了偏院。连日来夙夜无休,思虑不停,各方各面考虑的甚为细致。按说本该无忧了,但梅长苏却还是心绪难平。尽管表面上看着是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却是将各种细枝末节又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全然没有注意甄平黎纲与蔺晨一同走了进来。
“你这人,真是个操心的命!”蔺晨在梅长苏对面坐了下来,嚷了句。
听到蔺晨的声音,梅长苏睁开了眼睛。
“嗯。”蔺晨将怀里抱着的两盒棋子放在桌上,伸出手指朝梅长苏晃了晃。这个动作梅长苏再熟悉不过了,想都没想便将手腕伸了过去。自那日蔺晨拂袖而去后便再也没有为梅长苏诊过脉,因此当蔺晨温热的指尖搭碰到他的腕脉上时,梅长苏竟生出了一份久违了的感觉。
脉若细丝,颤滑虚浮。
梅长苏紧紧的盯着蔺晨的脸,却看不出一丝情绪变化。
良久,蔺晨移开了手指。没有烦闷,没有叹息,嘴唇却是弯出了一个笑意,一个字的评语都没有。
梅长苏本就没指望蔺晨说出什么能让人心安的话来。大罗神仙都迈不过去的三月之期,又如何强求蔺晨必须做到?他只求能死得其所,却又心疼蔺晨的一片苦心终究自己无以为报。
“来,陪哥哥我下盘棋。”蔺晨打开放在桌案上棋盒的盖子。
“下棋?”对于蔺晨这个要求,梅长苏有些意外:“你知道我不善此道。”
蔺晨的嘴角向上勾了勾:“只要你用心便好,胜败又何妨?”
梅长苏还想推脱,哪知甄平却开了口:“宗主,您就陪少阁主下一盘吧。”
梅长苏抬头看了一眼甄平,心下有些奇怪。甄平向来都以“蔺公子”称呼蔺晨的,今日怎么突然改了口,叫起了“少阁主”?
“黎纲,金陵那边送来了些玩意,我给飞流留出来了,你带他去玩吧。”蔺晨侧了侧身子。
“是,少阁主。”黎纲躬身行礼后带着飞流出去了,只留甄平依然站在一旁。
梅长苏心下起疑,正要询问:“你们……”
“长苏,我蔺晨从未求过你什么,今日不过是想让你陪我认认真真下完一盘棋,都不可以么?”蔺晨定定的看着梅长苏的双眸,一脸认真。
“呃……好吧,只是,你不要嫌弃我的棋艺差就好了。”梅长苏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拒绝蔺晨,何况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只好应了下来,看着蔺晨摆好了棋盘,落下了黑子一枚。
梅长苏拈起一枚白子,也放在了棋盘之上。
“长苏,这盘棋你不要去想输赢,你只要全力以赴,就像对待北境战事那样,尽力而为,心无杂念,可好?”蔺晨低低的问着。
“好。”
棋盘纵横十九道,气提交叉连路。两人一人一子交替着子,占角占边,紧密接触相互扭杀。及至中盘时,便宛若战场双方短兵相接,杀气腾腾。梅长苏倒也有信用,既答应了蔺晨好好下棋,便真的心无旁骛,凝神而战,高招妙法层出不穷。而蔺晨亦不示弱,周密操算竟至三十着之后。中盘过后,厮杀渐弱,两人依然旗鼓相当,细微的只子争夺竟然也杀得难解难分,全不亚于中盘绞杀。蔺晨额上密汗渐渗,梅长苏亦是背部衣衫洇湿了大半,都恐着一子落定不慎,便致胜败逆转。
收宫之时,蔺晨笑道:“你总说自己不会下棋,这不是下的挺好的么?”
梅长苏道:“便是胜了,也是因你让我。”
“怎讲?”
梅长苏又落下一枚白子:“你是棋家高手,你不让我,我怎会胜出?不过你即便是让,也会让的不露声色,不是吗?”
蔺晨抬起头:“这次,我还真没让着你。”
梅长苏觉得今天的蔺晨很怪异,怪异到他好像都看不懂他了:“蔺晨……”
蔺晨看着棋盘:“从你我相识,我便一直让着你,迁就你。突然不让你了,你倒不自在了?”
梅长苏点了点头,坦诚的回答:“是。”
蔺晨的手顿了一下,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继续盯着棋盘。
“蔺晨。”
“嗯?”
“适才你把过脉了。”
“嗯。”
“如何?”
“……”蔺晨不答。
梅长苏笑了笑:“十四年了,有劳了。”
“客气了。”三个字,简单至极。
梅长苏半晌都没有说话,手中的白子却是迟迟没有放下。蔺晨抬起眼,恰好对上梅长苏的目光。
对视了良久后,却是蔺晨先开了口:“最初,自会有些伤心。日子久了,也就没什么了,不必担心。”
“多久?”
“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
“太长。”
蔺晨想了想:“两年,两年之内必可。”
“再短些,一年,可好?”
听到这话,蔺晨“啪”的一声把手中拈着的棋子丢回了盒子里。目光移到别处,再不去看梅长苏。
“可好?”梅长苏依旧执著的问着。
蔺晨咬了咬牙,重新对上他的目光:“若是我陨于你前,一年,你便能心如止水吗?”
梅长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你都做不到,如何来要求我?”蔺晨满面寒霜。
“因为,你是蔺晨。”良久后,梅长苏轻声道。
“可我不是神仙,又非圣贤。”蔺晨摇了摇头:“长苏,你太高看我了。”
梅长苏垂下眼眸:“一年后,骨肌腐败,面目无存。两载尽,泥屑消噬,骼殖摊散。三春飞逝,空余白骨一副。十个冬夏流转,这世上谁还记得曾有个梅长苏呢?”梅长苏将手中的白子下在了棋盘上:“而这些,于我而言,根本不会知晓。无感、无泪、无痛。有些事,总是要了了的。一生尽过,便过去了,你又何必牵绊着不肯放下呢?”梅长苏的语气很淡,就仿佛在谈论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却不是自己的生死一般。
蔺晨闭着眼睛,细细的想着这番话,而后苦笑着睁开了眼睛:“你总觉得自言一生是可笑的,却不知总是有人存了一生的心意的。你有执念,我亦有。”
梅长苏伸出手腕到他面前:“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蔺晨,我的时日不多了。”
蔺晨不再说话,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梅长苏知蔺晨素来言而有信,是以收回了手臂,嘴角漾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蔺晨抬起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要交待给我去办的?”
梅长苏摇了摇头:“有你,没什么不放心的。”
“那就好。”蔺晨的眉眼弯了一下,把手中的黑子按在了棋盘上:“那我的问题,你要如何作答?”
梅长苏愣了一下,继而摇了摇头:“不会。”
“两年呢?”蔺晨问道。
“不是几年的问题,而是,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既不会发生,便不要假设。”梅长苏的语气很是笃定。
“凡事都有个万一……”
“没有万一。”梅长苏截断了蔺晨的话:“蔺晨,你虽不信鬼神之说,却也不要做这等假设咒念自己。”
“可我想知道答案。”蔺晨皱了皱眉。
“我会一直记着你,至死方休。”梅长苏一字一顿的答道。
蔺晨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瞧着梅长苏:“梅长苏,你个没良心的,你死了,我就必须要在一年内痊愈的好像世上从来就没有过你这个人似的。哦,凭什么我死了,你就要天天叨念着我,让我的七魂六魄不得安宁!你也太狠了吧?”
“就凭我是梅长苏,而你,却是蔺晨。”梅长苏昂然答道。
对于梅长苏这样无赖却又没得商量的答案,蔺晨的鼻子都要气歪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梅长苏的性子他是知道的,他向来都拗不过他。
蔺晨长叹了口气,算是自认倒霉。

评论

热度(98)

  1. 仙水百合💘三达不溜点坑你点卡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