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子tiptoekiss

天亮前

-眯眼-:

前篇:有一种感情是心脏上插了一把刀




  赵云澜和沈巍在特调处偌大的前厅里沉默相对,在明晃晃的灯光下,沈巍脸上血色全退,站了一会儿,便像是站不住地坐回去,两手搭上膝盖,一副深藏心事正襟危坐的模样。


  赵云澜差点没给他气笑了,沈巍这个人,解释不了就跑,跑不了就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样子,坐在那里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桌子,好像他赵云澜下一步就要严刑逼供一样。


  想到这儿,赵云澜狠狠拧了一下眉头,也把齿缝里的话语给吞回去,大步就要往自己办公室里走,没行出两步,他听到空调开始嗡嗡运转,眼看余光里沈巍那张脸已经比纸还要白上两分,赵云澜一咬牙,回身关了空调,这才匆匆拿上功德笔的资料进了办公室。


  龙城的凌晨,万籁俱寂,赵云澜眼睛盯着资料上那一大堆文字,实则一个偏旁部首都没看进去,棒棒糖进了嘴都像是苦的,他在烦闷之中连着咬碎了三个,齿关都泛着淡淡的酸。


  不同与以往,沈巍的苍白已经是肉眼可见了,他堂堂黑袍使,什么时候在人间露出过这样虚弱的样子。赵云澜手上翻了两页,结果满脑子都是那人毫无血色的嘴唇,他自暴自弃地抓了一把头发,啪地一下合上文件夹,恶狠狠骂了句脏话。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赵云澜注意到沈巍匆匆转回去的动作,明显在他坐在办公室里的这段时间,这个人就跟个望夫石一样地隔着玻璃看他,赵云澜只觉得心上那个窟窿骤然又被扯大了几分,也不知是今晚第一次,他将牙齿咬紧,大步走到祝红的办公桌前头,拉开抽屉,胡乱在里头翻找。


  亚兽族中,蛇族最善制药,祝红是蛇四叔的掌上明珠,来了他们特调处各种补品就没断过,赵云澜也顾不上是什么,看到有红枣枸杞的罐子就抓了一把,倒开水的时候水流开的太大,沸水溅在他手上,赵云澜吃痛的皱紧了眉,心里却莫名感到痛快。


  他砰地一声将那只杯子放在沈巍面前,对上对方不知所措的眼神,赵云澜一时间很想骂人,但看着沈巍似乎一直有点发红的眼眶,他还是硬生生地憋住了。


  “你在这坐着,不要跑,要是我回来你跑了,我就跟你翻脸。”


  赵云澜冷冷丢下一句,转身就往外走,在他身后,他能感觉沈巍的眼神一直黏在他背上,而这让他更加难受了。


  凌晨四点多,龙城街道上没有什么人,赵云澜大开着车窗,被夜风吹得浑身发凉,不到十分钟就回了家。


  沈巍的东西在他家到处都是,赵云澜看了一圈,最后匆忙将许多日用品都塞进了包里,他的变扭闹不了多久,毕竟沈巍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只怕是以这人哑巴吃黄连的性格,这一遭过去连家都不会回,赵云澜生怕这人一想不开就回地星,与其那样,还不如叫他直接住在特调处得了。


  临走前,赵云澜给沈巍拿了一件厚实些的外套,连带他自己都换了一整套衣服,无论如何,日子还得过,他沈巍连命都给他搭上了,赵云澜就更得惜命。


  他风驰电掣地回了特调处,一路上都在担心回去之后看到的会是一张空空的椅子,结果比他想的要好些,当他踏进特调处大门,外头的天色刚露了微青,沈巍趴在桌上却是睡着了,赵云澜知道他向来浅眠,眼下能在这关头睡着,怕也是身体实在吃不消。


  他对沈巍这个人,简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赵云澜叹了口气,将外套给这人披上,连带着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边,又给杯子里添了些热水。鬼知道他们人间的补品对沈巍这种人有没有作用,但是死马当活马医,他赵云澜就算什么都做不了,也不会什么都不做。


  离天亮还有一会儿,赵云澜本想陪着沈巍坐一会儿,然而想到以这人浅眠的程度,怕是沙发一动他人就要醒了,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坐到了楼梯上头。


  青色天光慢慢在他脚下斜拉出一片影子。


  赵云澜毫无睡意,只是遥遥地看着沈巍安静地睡在朦胧的光线里,有那么一瞬间,赵云澜忽然觉得,这个人其实一直都很冷。


  而他只想给他带来一点点温暖罢了。


  赵云澜想,如果沈巍愿意接受,他其实愿意把自己全部的热量都给过去。


  ——只要这个人愿意,他其实也什么都可以给他。


  在这点上,说不定他真的没有什么资格责怪沈巍。



评论

热度(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