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子tiptoekiss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沈巍致先生的信)

朔w月:

*一直在想万年之中的转世到底是何光景
*选了这个时期写了沈巍和昆仑的转世
*沈巍致先生的一封寄不出的信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





沈巍第一次能够面对面直视转世为人的昆仑,是在1936年人声鼎沸的大高台子前。





征兵传单是辗转了几个人才到沈巍手里的,从台子一路过来,灭了一片嘘声,传单是先生手写的,方挺规整,甚是好看。那日同样是无风无雨,黑压压的人群却平白让街上气温愈低。先生不紧不慢的在台上讲述,沉稳的语气终是平复了一窝子的不安和漠视。






沈巍还是在先生身后看到了家国万里。就如同万年前昆仑身后的大封。





当沈巍再次拿出这张传单时,没能压抑着得手直抖,纸张已然泛了黄,卷了边,还保留着当日转身离开后小心翼翼的折痕。字迹不同前几世的鸿鳦满纸,多了几分深思熟虑。见字如面,沈巍点了油灯,磨了墨。






展信佳:






有幸听闻先生的一番壮志,当日国人振奋,簇拥着先生,定有济世救国之大势,我虽站在后排与一群学生一起静静听着,也对先生起了敬仰之心。






先生虽然从未见过我,可我之后偶然又在一家客栈前见了先生。倭寇破国,生灵涂炭,实在将街上变成了死气光景,各地沦陷,饿殍遍地,那日阴雨连绵,先生在客栈门前遇到了一个丧亲的少年人,我看他手上脸上沾着血腥,在尸体上摸索求粮,先生还是牵了他的手,给了他一颗方糖。领了回去好生照顾。先生此举,让我一时之间想起了一位故人,他也曾在一片暴戾混沌中,给了一位被杀气包裹的不祥之人,一个信仰。





先生的那颗方糖我识得了,蜡纸包的印了昌运二字,我寻了好几家,总会找到了先生常去的那家店,我没有现钱,只能用玉石抵押,不过也不碍事,我的故人送了我天下名山大川,那山有灵,玉石易寻。老板人很好,答应等先生再去时,替我送先生一包糖。也祝先生一生昌运。





随后先生着了风寒,几日不见好转,我让守门的士兵捎给了你一壶酒,没有署名,那酒是我去昆仑山下取的,山中泉水所酿,不知先生是否尝了尝。先生眉眼俊俏,军装得体,谈吐大气,定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好将军。






先生练得一副好字,一日看到先生教那少年人识字,一举一动实在是与故人相似,而今看来,令我心中生羡。之后再见那少年人,果真不同于往日浑身的戾气,倒多了几分先生的样子。在先生身边,与先生一起四处奔走,替先生分忧。




倭党入国,家国生变,一时之间各地政府乱了方正,一面镇压民兵起义,一面又呼吁抵抗外敌,着实矛盾可笑。先生临危受命,1939年,先生带领第5军向南宁进发,不久昆仑关便起了硝烟,狼烟所累,流血漂橹,敌军轰炸,一整个团只剩了一百余人,先生立于高地,看着昆仑关遥遥万里,不知道前路到底是怎样的,先生却已经没了后路,只能背水一战,次日拂晓,终见分晓。





先生凯旋,回到府邸依旧是日夜操劳,捷报少传,噩耗遍地,那晚先生辗转难眠,在窗台旁点了烟,先生看着皎皎明月,想问天地为何偏偏要受此一遭,如今人间有如炼狱,杀戮,血腥,暴行,混沌,无处不在,上天破了一个窟窿,放了这些个恶鬼下来,烧杀抢掠。可惜,天地不应,到定了先生的心性——舍命护国,忠心不渝。





我的故人也曾遇过这般凶险,他也是这样在黑暗之中,以一己之力护了万世安宁。





1943年,先生又踏上了征途,此行凶险,先生不顾,少年人已经长大,陪伴着先生去了远方。




这封信终究是到不了先生手里了。





明月未没,黄沙漫天,我看到先生身后的枪林弹雨,身前却护着那个少年人,先生你扯下肩上的勋章,戴在了少年胸前,用满身的鲜血换了少年一个乱世之中的未来。天地可鉴,先生浮舟沧海,立马昆仑。





先生,能在此生这一轮回有幸遇见你,万年不悔,马上又是一个轮回,先生,我见过最迷人的芳草生于兰泽,最挺拔的剑松立于高山,有如太阿之剑有不渝之操,千年以来,先生一直以国为国,以天下为天下。花鸟鱼虫,亦或是人,都有我那位故人的模样。


        




                                                               巍笔









墨已干涸,笔已无锋,久不见的光亮透过窗户纸的罅隙而来。沈巍抬头,天已大亮。



沈巍独自一人见过了昆仑无数次的生老病死,却始终不能走上前去,道一声故人。




信纸很薄,沈巍停笔又看了一遍信,仔细叠好,拿在手里摩挲,又横了心,将信纸点了煤油灯芯,化了灰烬。



第几世了?记不清了,街道上还是大多阴沉,沈巍看到那少年人站在光处,身后不仅有家国万里,还有昆仑大封。




浮舟沧海,立马昆仑。不论多少轮回,你依旧是这个模样。




多年之后再见那少年人,风华正茂,方年十八正的路,不枉先生当日的恩情。





评论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