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子tiptoekiss

识骨窥心 19 【秦明X方木】

九娆:

【作者有话说】这章算是过渡章,比较平淡,不过瞑目夫夫的感情,嗯,稍微有点突破(搞笑~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的话,某娆还怎么好意思说这篇文是为了让他俩谈恋爱才写的啊!)


鉴于二人感情有突破,嗯,这个,人物就必然会OOC了(其实我没有把握大家看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违和。)


字条男有了新的动向(= 要搞事情的前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我知道有人看完上一章之后,想到了文成宇、江亚或者谢晗,但是!某娆拍着胸脯保证,字条男和他们都不一样,究竟如何不一样呢?这就靠小伙伴们自己慢慢发现了。


还有啊,上一章的评论某娆看了,某娆在反思,难道是我写的不够好,让大家觉得字条男就只是“替天行道”的人?他很有智商的好吗?他说的话和做的事都是有特殊目的的,我有暗示和伏笔的啊!另外,为什么上一章的一些线索大家都没有发现呢?真的好着急啊,线索和伏笔就在那里啊,比如,XXX,还有那个XXX,额,我就不剧透了。


【关于本子】粗略地算了一下昨天的留言(感谢参与调查的小伙伴),嗯,结果是,这本子看来得做了。不过,我真没想到大家会这么喜欢这个故事啊,我本来还以为,额,多说也就十个人吧(十个人以内的话,我就做无料了)。那对于本子有什么要求的尽管提,什么用纸了,封面了,工作室什么的,留言或私信均可。


最后,例行感谢大家的喜爱与陪伴,有错字或者bug,请及时告诉我,谢谢!


·································································正文分割线······························································


19. 天亮在苏醒的一刻


 


如果你问一个医生,人的心脏为什么会痛?


                        


他一定会从医学方面给出一个相当专业的回答。


 


秦明是法医,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如果你问他这个问题,他的答案与普通医生的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那只是发生在今天之前。倘若你此时此刻再问他这样的问题,他也不知会如何作答。


 


 


秦明呆愣地站在手术室外,一直盯着亮了很长时间仍没有熄灭的灯。偶尔经过此处的医护人员或者病患家属,对这个衣衫脏乱、浑身是血且看起来糟到不能再糟的男人投去的目光,多多少少带着一丝怜悯。


 


生平第一次,向来冷静稳重的他慌乱到大脑一片空白,心口处的坠痛感是他能够感知到的一切。


 


 


“秦明。”有人在背后拍他,见他没有反应,手下的力道和声音又加重了一些,“秦明?”


 


秦明仍是充耳不闻,来人拽着他的手臂,将他转过身来,拍了拍他的脸:“秦明,儿子?”


 


秦明终于缓过神来,但眼神仍然呆滞:“妈,爸,你们怎么来了?”


 


“医院里的同事说,半夜三更看到你满身是血地冲进医院,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不敢告诉我们,就给我打电话了。”秦母颤着声音,摸着秦明的染血的前襟,“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多的血啊,你哪儿受伤了?”


 


秦父拉着秦母,想要让她平静下来:“你先别着急,让他慢慢说。”


 


“我没事,也没受伤。”秦明抬眼看着父母,眼中的浓浓的倦意夹杂着绝望,“可是,爸,妈,我为什么觉得心好疼啊。”


 


听了这句话,秦父和秦母手忙脚乱地扶着秦明坐在椅子上,秦母瞥了秦父一眼,低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秦父看了看秦明,又看了看手术室,拍拍秦明,皱着眉叹气:“他会没事的。”


 


秦母不知道这父子俩在打什么哑谜,怔怔地说:“他?谁啊?


 


秦父以目示意,告诉她不要再问了,秦母却仍是着急:“不管他是谁,你也不能在这儿这么耗着啊!快去检查一下,然后赶紧回家!”说着,就要拉秦明从座位上起来。


 


秦父伸手挡了一下,立刻被秦母瞪了一眼,恰在此时,僵持的老两口听到秦明喃喃一句:“我不能走,因为……”


 


秦明的声音太小,以至于秦父秦母没有把这句话听完整,秦母在秦明面前蹲下身,摸着儿子的头,又问了一遍。


 


几秒钟之后,终于听清楚秦明所言的秦母霍然站起身,不可思议地看着秦明。那是她的儿子,她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这三十四年来,从小到大,她知道他的为人,了解他的喜好,却从未想过,永远奉理智和冷静为第一位的秦明会有一天说出这样的话。


 


“我去你家帮你带套衣服,再做点饭菜带过来,你爸就留在这里照顾你。”秦母在秦明面前强行收敛了情绪,在离开时望了一眼大门紧闭的手术室,转身的一刻,用手捂住了嘴,止住啜泣之声。不管手术室内的人是谁,她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地醒过来,她不敢想,若是没了他,秦明会怎样?


 


秦明的语气和神态,她从没见过,也永远都不会忘,同样不能忘的还有那句让她胆战心惊的话。


 


她听到秦明说:“我不能走,因为他是我的命。”


 


 


凌晨一点,赵祎突然醒了。他不是自然醒来,而是被家里的奇怪声音惊醒的。


 


虽然当了五年的监狱管理局局长,可单身的他依然如当年做卧底时一样,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尤其是睡觉的时候,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注意。


 


在醒来的瞬间,他便已经能够确定,家中客厅里来了不速之客。


 


悄悄将卧室的房门撬开一条缝隙,他看到客厅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上果然坐着一个人,只不过因为那人背着月光,他看不清模样。


 


“既然醒了,我们就谈一谈吧。”沙发上的男人随手点亮了旁边的落地灯,摊开两手,“你看,我没有带武器,只带了诚意。”


 


赵祎谨慎地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来,站在男人面前:“你是谁?想谈什么?”


 


男人也不因赵祎那不礼貌的语气恼怒,只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物件放在手边的茶几上。


 


待看清那个物件,赵祎睁大了双眼,失声喊道:“竟然是你!”


 


赵祎的眼神在放置在茶几上的物件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之前来回转了几圈,脸上的神情由震惊到困惑,再到懊悔与悲痛,最后是无奈和平静。


 


“那几个案子是你做的?”赵祎也坐了下来,见男人只是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后,脱力靠在沙发靠背上,“我早就该想到的,除了你,不会有人会这么做。”


 


“是啊。”男人长舒口气,“有人有心无胆,就像你。有人不要性命,就像我。”


 


“你本来可以不用这样的。”


 


“那如果我告诉你,这是我活着的一切意义呢?”男人反问。


 


赵祎无言以对,半晌过后,语气变软了:“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有两个方案,你想先听哪一个?”落地灯的光亮映在男人的眼中,一丝傲然之情自深不可测的眸底显现出来。


 


短短几分钟之后,听完了两个方案的赵祎面如死灰。男人从沙发上起身,在经过赵祎身边时,拍了拍后者的肩膀,无比轻松地说:“这并不难,不是吗?”


 


“其实,你一直都相信法律和正义。”赵祎在男人走到门口时在其背后高声说着,“既然如此,何必大费周章?”


 


男人闻言脚步停滞不前,低垂着头,眨了眨眼睛,复又抬头看向前方,深吸口气,说:“你说得对,我相信法律和正义,但是我不相信所谓的执掌法律和维护正义的人。所以我要赌,不管会付出多大的代价,这都是值得的。”


 


 


在秦明开车去往医院之后,刑警队的人兵分两路,一部分人留在教堂,协助勘验一组勘察现场,另一部分人则赶往魏轩的住址彻查其所有物品并着手排查其社会关系。


 


和毒枭海洛因毒杀案及周翔被杀案的案发现场一样,痕迹十分明显,几个小时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可以大致还原。林涛在教堂里的地面上提取到了清晰的鞋印,在刀柄上也提取到完整的指纹,经过对比可以确定,杀死魏轩和刺伤方木的人就是隐匿数日的字条男。




也许是由于之前已经在秦明家门上发现了字条男留下的字条,对于这个结果,大家都没有丝毫的意外。不过,比起这个,真正让大家意外的是魏轩的尸体情况。




魏轩的尸体呈现跪伏状,头颅垂地。全身四处创口,除了与张硕及崔昊一样的有树枝插入体内和后脑处遭到钝器击打这两个情况外,胸口被剖开,有一半的心脏外露,口腔内的舌头被彻底割离。心脏处及口腔内的创口十分平整,手法老道利落。




大宝在看到尸体时不自觉地说了一句:“这究竟是杀人,还是在炫耀他的艺术品?”




至于去往魏轩家里的刑警队同志,收获倒是不小。他们在其家中找到与张硕与崔昊口腔中牌子相同的刀片,还有在杀张硕和崔昊时被用来搅碎舌头的便携式单刃刀,上边沾有的胶质与死者口腔中的成分一样。这把刀,其实是魏轩派送快递时用来开拆快递的刀,所以长期随身携带。此外,那双限量版的球鞋也被发现在杂物箱里。




另外,魏轩还有一本日记本,上边记载了他与崔昊的关系,及他跟踪张硕,并试图以照片要挟张硕的计划,还有薛唯的存在。




除了大量的心理学书籍,警方在其家中还发现了一本画册,其中的素描出自魏轩之手,大部分画的是崔昊,但最后一张,却相对特殊了些。




孙辰在魏轩家中看到最后一幅画时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将这幅画暗地里扣了下来。






方木被推出手术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主刀大夫对秦明说,除了头部被击打而引发脑震荡以及失血过多之外,方木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其他问题。手术还是很成功的,过不了不久,方木就会醒过来。




“幸亏送来的及时,若是再晚五分钟,人可就真的危险了。”末了,医生又说了这么一句。




好险!秦明惊出一身冷汗,救护车到达教堂只用了八分钟,若在平时大概需要至少十五分钟,方木有惊无险,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看着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的方木,秦明紧绷了数个小时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因为失血过多,方木的脸要比平时看起来苍白了许多,秦明伸手摸了摸方木的脸,惊觉男孩原来有些肉的脸颊瘦了一些,下颌骨也有些突出了。




硬生生地牵动脸上有些僵硬的肌肉,秦明扯了扯嘴角,低声说:“怎么瘦了呢?没关系,等你醒过来,我做菜给你吃。你还没来得及尝尝呢。我保证,你吃之后不会再想吃其他人做的菜了。”




站在病房门外的秦父透过窗户看着病房中的情景,不免一声叹息:只希望方木能早一点儿明白吧。只是,感情的事,想明白的能有几个人呢?






方木知道这是梦境。




穿透树枝的阳光,铺洒遍地的黄叶,人来人往的校园。




方木认得出,这是三年前的藤师大。




“嘿,到处找你呢,怎么躲这儿了。”




方木感到有人将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转过头来:“老四,怎么是你?”




“不是他还能有谁?”方木看向前方,老大,老二和老五结伴笑着向这边走来。




方木有些迟钝:“今天,是什么日子?”




“还能是什么日子?”这个声音……方木转身,果然看到了吴涵,但却是笑的很阳光的吴涵,“当然是吃火锅的日子。你怎么还在这傻站着?陈希和其他人都已经过去了,还不快走?”




孙梅、宋博、贾飞飞,周军等人,原来他们早就入席了,还有……陈希。




方木看到陈希的时候愣了一下,站在身后的周军推推了他,小声说:“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坐过去,以后就没这机会了。”




于是,方木便坐在了陈希的旁边,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视一眼,又同时笑了起来。




一大桌子的人,有菜,有酒,有说,有笑,有朋友。




这般美好,可是方木却依然记得这只是梦境。




饭局将散,宋博牵着贾飞飞的手提前告辞;孙梅也起身离席,说是要回家看看亚凡的作业;周军喝得多了,老二与老五就架着他出去了;老大看看手机,说是有急事,也匆匆离开了。




老四有些不稳地站起来,大声说:“方木,我就不和你告别了,反正以后你还会见到我的。”说完,拍了两下肚子,走远了。




“方木。”吴涵放下手中的筷子,“这么长时间了,有些东西也该放下了。其实,你也知道,我们终究不是一样的人。这是最后一顿火锅,以后要是记起我,希望我在你的记忆里永远都只是吴涵,简简单单的吴涵。”随后,在离开时经过方木身边的一秒,又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方木侧着头看向陈希,陈希对他温柔一笑,说:“要不,你再送送我?”




“好。”




在通往女生宿舍的路上,昏黄的街灯明暗不一,两个人并肩而走,陈希沉默不语,方木低着头观察地上的影子,也不主动说话。




陈希突然停下来:“方木,就送到这里吧。”




“可是……”方木想说:可是还没有到终点。




“其实没有必要了,接下来的路我要自己走。”陈希走到他面前,与他相对而立,“吴涵说的对,有些东西你该放下了。我,我们,或许你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你该回去了。”




“还有,”向前才走了几步的女孩回过头来,“要珍惜你生命中的光,别再错过了。”




其实,方木从始至终都知道这只是个梦,可是,它又不仅仅是个梦。




这最后一顿的火锅,究竟意味着什么,那些人的一个个告别,又意味着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




他从来没有想过,埋藏在内心深处永不见光日的恐惧会有一天烟消云散,并且从此,不再有对吴涵的惧怕和对陈希的眷恋。




在他与往昔真正割舍的那一秒,没有丝毫的犹疑,满满的只有释怀。




然而,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没有任何预兆吗?




当那个人突然闯入他封闭的世界中时,当那个人第一次给他心安的感觉时,当那个人用理解去拥抱他时,那束光便已经照在了他内心深处,开始慢慢灼烧禁锢他的苦藤。




他似乎已经不记得他有多久没有再做噩梦了。




而他,在意识模糊之际脱口而出那人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






秦明一直盯着方木,眼睛不敢离开半寸,所以,在方木的睫毛颤动的瞬间,他立刻离开椅子,倾身上前。




方木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勉强睁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团模糊的身影,嗯,大概是秦明。




等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模糊的人影似乎多了起来,无力地眨了眨眼,困意再次来袭。




医护人员将方木检查了一下,通知秦明说,等方木再醒过来时,人应该就清醒了。




早上六点半,秦明的手机闹钟响了,就在他急忙关掉闹钟的同时,他突然想到,上一次方木发烧,他也是这样在床边坐着看了一夜,也是这样在六点半时手忙脚乱地关掉闹钟。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笑,偶一抬头,竟看见方木已经醒过来了,甚至还在看着他。




秦明靠过去,把手搭在床边,轻声问他:“有哪里不舒服吗?”




方木盯着他半天,才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陈希“。




秦明心中多少有些失落,面上却没有任何表露,轻轻拍着方木的手臂,说:”陈希她来看过你了,刚走。需要我去找她吗?“




谁知方木竟突然将手覆在搭在床边的秦明的手上,示意他自己有话要讲。




秦明俯下上身,将耳朵贴近,听到他还有些弱的语气:“陈希她已经走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秦明不可思议地侧过头看着方木,躺在病床上的男孩依然苍白虚弱,可是他的笑容,还有因笑而微微弯起的眉眼,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生的气息。




于是,在这个恰到好处的气氛中,一向严于律己、稳重慎独的秦大法医,遵从着自己的内心,对刚刚清醒的男孩做了一个对其伤情没有任何益处,可也没有任何坏处的举动。




他吻了他。




这一吻,秦明冲动却小心翼翼,方木青涩却从容不迫。




这一吻,浅藏辄止却又意义非凡。




待两个人分开之时,方木仍在坦然的笑着,他看到一缕橙色的阳光正好斜斜擦过秦明的左肩,直射在二人扣住的手上。




秦明低头看了看这道光线,又望了望窗外的天色。




“天,终于亮了。”


【下期预告】听说你喜欢吃醋,那我就再请你多吃点儿(嗯,下一章应该是日常居多,明后两天不更,大后天更)


……………………………………作者碎碎念………………………………


我的天啊,普天同庆,普天同庆!这两个人终于有实质性的进展了!看到了没有,大家都有看到吧,我真的是在用心写谈恋爱啊,别再怪我不务正业了!


那个,字条男到底想干啥呢?这个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不过,反正他是要放大招人\^O^/


至于孙辰扣下来的最后一幅画,到底是什么呢?下章揭晓。

评论

热度(305)

  1. 旭子tiptoekiss九娆 转载了此文字